民间故事:虎父犬子

11453年的一天清晨,广西省城桂林,明朝军事训练营地。清脆的起床军号刚吹响,奉谕率俍兵到桂林操练的思恩军民府知府岑瑛的房门外响起了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民间故事:虎父犬子

1

1453年的一天清晨,广西省城桂林,明朝军事训练营地。

清脆的起床军号刚吹响,奉谕率俍兵到桂林操练的思恩军民府知府岑瑛的房门外响起了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谁啊?什么事这么急?”岑瑛从床上跳起来开门,须发也来不及梳理。

一名卫士裹着风沙闯入房间,手里拿着一封信:“大人,思恩府急信!”

岑瑛接过,叫卫士退下,拆开信封阅信——“知府大人,您正领俍兵受训,属下本不该惊扰。奈何代知府岑镔(岑瑛的长公子),利用职权,交结无赖,欺男霸女,草菅人命。思恩百姓民怨沸腾,盼大人速回裁断,还我思恩安宁……”

“大胆逆子!为父离开没多久,思恩府就被你搞得鸡飞狗跳,枉费我栽培你的一番苦心!”岑瑛撕掉信件,气得脸色煞白。

中午用膳时,岑瑛又想起那封急信,心事重重,胃口全无。写信的人是跟随自己多年的亲信,不可能夸大其词,更不会捏造让父子离间的事实,看来思恩代知府“病”得不轻。

沉思间,卫士又给岑瑛拿来了一封信。他一看笔迹,就知道是夫人写的,大意是“才一阵子没见老爷,心里甚是挂念。跟心怀家国、老当益壮的老爷相比,我更关心我们跟孩子。老爷走后,大儿子岑镔代理知府,年轻人做事难免冲动,言行有时欠妥。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事就是给老爷生了两个儿子。老爷带兵远赴桂林受训,千万保重身体,思恩局势安好,勿念……”

岑瑛看完书信,叹气道:“母以子贵,夫人这封信护犊心切啊,却也欲盖弥彰,看来岑镔确实在思恩闹出了大动静。唉!”

自己苦心经营的思恩军民府陷入民怨泥淖,往小了说是家事,往大了说是国事。事不宜迟,岑瑛立即向广西总兵举报逆子岑镔的罪状,要求请假回思恩处置。

别人可以不知,但岑瑛自己不能忘记思恩在他手里如何从一个小土州壮大到府,再到军民府的历程。

那是一条依靠谋略与杀伐,充满血与火的道路。

民间故事:虎父犬子

思恩府古城墙

2

1420年,34岁的岑瑛接掌思恩州印时,思恩州(治今平果县旧城镇)还是田州府(治今田东县祥周镇祥周村旧州屯)属下的一个小土州,拥有约800户的地盘。

雄心勃勃的岑瑛上台后,自知小地盘难以施展大宏图,便将目光盯住了邻近的武缘县白山诸洞(今马山县白山镇附近)。

趁着明仁宗朱高炽刚上台,岑瑛上表祝贺,进贡凉席、罗汉果、八角茴香、茶叶等土特产,表示忠心。同时感叹自己被困在一个村子里,实在是报国无门,而临近的武缘县地广人稀,治理不善,盼望新皇帝让自己“多挑担子”。

明仁宗看着南蛮之地送来的贡品和激情澎湃的奏章,当即大笔一挥,把武缘县的白山峒及其700户居民划归思恩州。

1427年,明宣宗登基,又到按例朝贡时,岑瑛想起北边战事不断,便派人深入特磨(今属云南)等地购买骏马,让弟弟岑璥押送上京。正为缺乏战马发愁的明宣宗,看到南方骏马,龙颜大悦,又依岑瑛的恳求把上林县渌溪洞以及800余户人家划给思恩州管辖。

1430年,思恩州的居民达到了1000多户,管辖范围从今平果县东边一隅山地拓展到今马山、上林部分地方,比岑瑛初上任时整整扩大了3倍。

接下来,岑瑛在思恩州修建城墙,城墙最高处达8米,气势雄伟,异常坚固,至今仍屹立在平果县旧城镇兴宁街的田野中。

1438年,凭借忠勇智慧与平叛军功,岑瑛被朝廷提拔为田州府知府。

这件事有点乌龙。因为田州府原本就有知府,名叫岑绍,还是岑瑛的叔伯兄弟。

一个田州,两个知府,这当然引起岑绍的不满。

为了化解矛盾,岑瑛通过与时任广西总兵的柳溥密切关系,由柳溥上疏为岑瑛请求将思恩州升格为府。

1439年10月,皇帝将思恩州升格为思恩府,岑瑛为首任知府。从此,岑瑛自立门户、大展宏图。

1440年,宜山县的八仙诸峒(今都安瑶族自治县东部及北部)被划入思恩府,入籍民众达660户。

1444年,宜山县的大安定、小安定(今都安瑶族自治县中北部)又被划归思恩府。

考虑到统辖的地域不断扩大,岑瑛将思恩府从平果县旧城迁往今马山县乔利镇。

1446年,岑瑛奏请朝廷将思恩府升为思恩军民府(土官集政治、经济、军事、司法于一身,地位高于一般的府)。明朝政府权衡利弊后,批准了岑瑛的请求,思恩军民府遂成为明朝广西唯一的军民府。

24年间,岑瑛仕途青云直上,最终成为正二品的都指挥使(相当于现在省军区司令员),成为赫赫有名的封疆大吏,时人称之为“土臣之英杰者”。

这得益于岑瑛一边对朝廷表示效忠,坚持按时进贡,多年来亲率5000名骁勇善战的俍兵东征西讨,为明朝政府消灭了各种反对势力,立下了累累军功。

民间故事:虎父犬子

思恩府衙遗址

作为威震一方、位高权重的知府,岑瑛不骄不躁,他拥有体恤士兵和百姓的情怀。

俍兵多由年轻力壮的男子组成,他们靠租种土官的田地为生。思恩府俍兵常年在外征战,无暇耕种家中田地。岑瑛便奏请朝廷,免征思恩军民府俍兵的税粮田赋。对于百姓,岑瑛在自己的辖区里建“粮食筹备库”,丰年广收民粮入库储存,灾年则放粮赈济,救民于水火。

岑瑛不但善于治兵,而且关心人才培养。思恩军民府迁至乔利后,岑瑛打破土府不设儒学的惯例,通过钦差御史及广西布政使、按察使代奏办学,得到批准。1447年,思恩军民府府学在府署附近的塘流屯创办,拉开广西土官办学的序幕。思恩府学设教授1人,训导4人,办学80余载,培养了一大批少数民族人才。1453年,陆颖成为思恩的第一位举人。有明一代,广西共出文举人5098人,其中思恩府出163人,名列少数民族地区前茅。

在岑瑛苦心经营和精心治理下,思恩军民府威震广西。

3

岑瑛从桂林启程赶回思恩的这天中午,岑镔正跟狐朋狗友在街头酒馆里饮酒作乐。

房间里乌烟瘴气,秽语连连。岑镔举着一杯酒,闭着眼睛歪着脑袋,努力想搜寻一句诗描述昨夜被他霸占的女子。

这时,一个贴身卫士推开房门,急匆匆闯了进来。

岑镔思绪被打断,咧着嘴瞪大眼睛摔掉了酒杯。

卫士不管不顾,径直走到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话。

岑镔一愣,瘫坐在椅子上。

众人见了,知道将有大事发生,纷纷围上前探个究竟。

岑镔面如死灰,道:“交友不慎啊,都怪你们这些无赖把我拖下水了,我性命不保矣!”

无赖们不知轻重,还在嬉皮笑脸:“我说知府大人,除非天塌下来了,否则这思恩府还有什么事你做不了主?说出来大家一起出谋划策!”

“来不及了,咱们的事被人捅到我爹那里去了,他正在从桂林赶回来的途中!”

众人听了,噤若寒蝉。

过了一会,有人小声说:“他毕竟是你爹,总不至于把你怎么样吧?”

“呵呵,”岑镔苦笑:“我爹跟别人不一样,如果他不绝情绝义,就不会有今天的思恩军民府。”

众无赖没再出声,他们都听说过岑瑛的威名,知道他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俍兵服他,百姓敬他,恶人怕他。

“思恩军民府知府这个位子,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现在好了,我这代理知府的屁股还没坐暖,如今项上人头也难保了。”岑镔喃喃自语。

“可他毕竟是你爹……”又有人低声说。

“他是我亲爹没错,可他还有思恩军民府几千户的百姓,还有大明朝的天子!他绝不会因为我而葬送了这一切!”

一个无赖听了,起身关紧房门,再回到酒桌旁,压低声音:“事到如今,只有一条路可以扭转乾坤。”

岑镔有气无力道:“哪条路?”

“暴动!你只有真正成为思恩军民府的知府,才有可能保住一切!”

岑镔苦笑:“别开玩笑了,思恩军民府5000名俍兵跟我爹东征西讨多年,他剑指哪里,他们就打哪里!我们有什么?!你们想活命的话都滚吧,有多远滚就多远!”

众无赖面面相觑,然后作鸟兽散。

当岑镔拖着沉重的步履回到思恩军民府知府衙门时,已是午后。他脸色煞白,六神无主。

他将自己关进书房,谁也不见,取出那枚思恩军民府府印,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天近黄昏,岑镔自缢身亡。

皇帝听说后,对大义灭亲的岑瑛褒扬有加,百姓则对岑瑛的及时除害感激涕零。

1455年,年已八旬的岑瑛在征战途中逝世。

明朝政府追封他为骠骑将军,并附祀王公祠。

至今,在广西桂西壮族地区流传的壮族英雄岑大将军,据说就是岑瑛。

"民间故事:虎父犬子"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